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情感

神雷诀 第六章 批判大会

发布时间:2019-10-12 20:16:41

神雷诀 第六章 批判大会

深秋的季节开始有了丝丝凉意,晚风轻吹,空气中弥漫着成熟的气息,路边的稻草已经枯萎,芳华褪去,又开始了下一个轮回。

雷震宇端坐马上,沉默不语,他看了下四周,并没有找到雷巧娇的影子,就连他的妹妹也没有看到。

这时黄国彪策马跟上与他并驾齐驱,而后以一种看似惋惜的语调道:“震宇兄,你要节哀啊,以你的人品及今时今日的成就,估计长老会不会把你怎样的?”

雷震宇憋了一眼旁边的黄国彪,并没有接他的话,而是反问道:“通风报信的人就是你吧!”

黄国彪不置可否,既不承认也不否认。

雷震宇转过头不再理他,所谓成王败寇就是这个道理,雷震宇不想找借口,因为你总不可能限制人家不使阴的,战斗本来就是无所不用其极,输了就是输了,没什么话好说的,而这笔账他迟早都要讨回来的。

雷震宇现在担心的是雷巧娇和他妹妹雷淑妍。

话说雷啸天带着20多位猎手来到天山,毕竟雷巧娇出浴这些人不宜进去,因此安排他们在山下封住所有出口,而周子聪也算不上外人,所以雷啸天就带着他上山去了,本来他们也不可能这么快找到雷震宇等人,可谁知龙虎两人闹出的荒唐事很快就被雷啸天找到,再到后来雷啸天与雷震宇对仗,并准备枪杀雷震宇的时候,雷巧娇却突然赶到,可能是之前周子聪的枪声把她惊到了,她一到知道了怎么回事后乐子就玩大了,她像发飙的老虎,把雷震宇从树后扯出来啪啪啪就是10多个巴掌,然后气血翻涌晕死了过去,而雷淑妍也惊得脸色惨白,她帮雷震宇擦拭完嘴角的鲜血后就被雷啸天命令与周子聪把雷巧娇先送回村子了。事已至此,雷震宇也不再反抗,被雷啸天当场拘捕。

很快,押解队伍回到了村长家外的广场上,此时广场中央的台子上已空空如也,马戏、唱班都撤了下来,宴会也停止了,村民们都围拢在台子四周静静等待。

龙虎两人因裤子有问题在得到村长首肯后被带回家换衣服去了,要不还不知道会闹出什么样的风波。

雷震宇被牛筋反手绑住,一步一步的走上台子,然后跪在台子中央,孤独的面对一切。

台下开始沸腾了,往日的英雄成了阶下囚,这种落差实在让人难以接受,特别是那些崇拜雷震宇的少女彻底疯狂了“卑鄙!”“无耻!”“下流!”“色狼!”“猥琐!”“龌龊!”这些词眼从她们嘴里冒出,雷震宇听了都冷汗直冒,他再怎么往坏处想,也不可能把这些字眼跟那些清纯美少女联系在一起

而那些常日与雷震宇敌对的也开始叫嚣吹口哨,唯恐天下不乱!“亵渎者!”“渎神者!”“凌迟处死,五马分尸!”“阉了他!阉了他!”。

雷震宇眼光扫了一下那帮人,所到之处都噤若寒蝉,雷震宇内心冷笑不已,往日这些人见到他都退避三舍,今日却敢这般,真是虎落平阳遭人欺。

站在他身边的村长雷啸天眉头深锁,这帮后辈如此喧闹成何体统,显然他内心已动了真怒,但却不好发作,只好朗声道:“各位乡亲父老,兄弟姐妹,因我闺女突然染恙,婚礼不宜继续,延迟一周再举行,而大家也都知道,雷震宇已犯下滔天之罪,但人命关天,因此今晚将举行村里的最高会议――长老会,明日午时将公布对雷震宇的审判结果,诸位,如无其他事就散了吧!”

底下的人这时都知道要顺着村长的意思去做,否则后果就会很严重,因此不一会儿,人都差不多走光了,只留下几个年纪很大的长者,不用说这就是村里的长老级人物了。

雷啸天看了下留下的几人,也不多说,率先走进村里的唯一祠堂,也是村里的公社,平时村里的大小会议都在那开。

雷震宇被命令一个人呆在台子上,由三家各派两个人看着。此时他内心无喜无悲,傲然挺立,当整个世界都抛弃你的时候,你唯一能做的就是抗争,当整个世界都遗弃你的时候,你唯一能做的就是变得更加坚强。他望了下四周,万籁寂静,虫蛙已停止了喧叫,远处的萤火虫你追我赶好不热闹,在夜空中洒下星星光点,夜风愈加的清冷,吹得人面憔悴,而唯有那台子边上的四个探照灯发出柔和的光芒,以他为焦点照射到他身上,犹如柔情万种的双眼在注视着他,雷震宇只觉得一阵温馨,但紧接而来的却是一股毁天灭地的绝望,那是何曾相识的感觉啊,时间仿佛回到了过去,雷震宇尘封的记忆被慢慢撕开。

那是一个动乱的年代,那也是一个悲情的年代,那是一个快意恩仇消灭日本鬼子的年代,那也是村民流离失所无家可归的年代。而那年雷震宇6岁,雷淑妍2岁,也就是那年,雷震宇的双亲惨死于日本兵的屠刀下,死前他父母的眼中也是充满了柔情、担忧、不甘和绝望!

“啊……!”雷震宇仰天狂啸,两眼渗出鲜血,面目狰狞,全身抖索不止,意识里他挥舞双拳,两腿狂奔,无论眼前见到的是神是佛,都立杀无赦,也不知过了多久,突然他的胸口有一股清凉传来,并很快蔓延全身,初时只是一小股,到后来变成千丝万缕,雷震宇脑海瞬间清醒,呆呆的看着周围,此时绑他的牛筋已断,台子上还七仰八合的躺着六个人。

“雷震宇你是不是疯啦!”

“啊!我竟然被打断了四根肋骨!”

“我的手也被打断了,啊,这个小恶魔!”

雷震宇对眼前的事情置若罔闻,右手摸了摸胸口,入手处是一块是玉非玉,是木非木的吊坠,这吊坠质地古拙,状如弯月,端末用一根红绳牵绕,那是他母亲死前给他的,名为龙甲,至于龙甲的来历已无从考究,但这并不影响雷震宇对它的珍爱程度,因为这是他母亲留给他的唯一东西,他甚至在想,如果有来世,他或许可以用这块吊坠与母亲相认。

这时,从后方传来密集的脚步声,雷震宇不用想也知道村长雷啸天他们要到了,他回头望了望,看着倒在地上不断**的六人,心里不禁有种愧疚感,他知道刚刚自己算是走火入魔了,而关键时候是他胸前的吊坠救了他,但他并无太多忧虑,有的只是无尽的仇恨与悲伤,这个世界他本来就一无所有,何在意失去,而唯让他放心不下的就只有他妹妹雷淑妍了。

北京北城甲状腺中医医院专家
上海六一儿童医院评价
北京北城甲状腺中医医院医生
上海六一儿童医院的评价
北京北城甲状腺中医医院电话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