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社会

重启之命运 八-饭后运动(真)

发布时间:2019-10-12 19:10:52

重启之命运 八-饭后运动(真)

话説原来本书不知不觉也破三十万字,就让我在这小小的庆祝下...另外多谢月冷兄的支持,以上

“小士郎是骗子!骗人!”刚刚那忸怩的表情早已消失得无影无踪,被误导的金发姬君环抱双手冷冷的瞪着对面正在正坐着发抖的卫宫士郎,那目光比平时要冰冷百倍。开玩笑也要挑对象和xing质的,拿恋爱中的少女开玩笑,説穿了就是不想看到明天的太阳,让我们为卫宫士郎默哀...一秒。

“不﹑我没在説谎哪..”虽然刚刚还存着一diǎndiǎn捉弄对方的意思,但此刻已经彻彻底底的在后悔了,卫宫士郎一脸懊悔的跪了在道场上。生前,记得有位穿著管家服的伟人説过,在女孩子不高兴时,总之先下跪就准没错。因此,如果有需要的话,卫宫士郎已经做好了土下座的觉悟,比较起挺起胸膛的去散发无用的男子气概,果然还是确确实实的低头道歉比较好.....话説,来道场的主题貌似是特训来着就是了...

dǐngdiǎn“再给小士郎你一次机会説清楚!是最后一次喔!”

“不,所以説,我昨天晚上梦到了爱尔奎特姊姊和我的一个友人,然后我们便切磋起武术...嘛,我那边混入了格斗的魔术就是了..”

“闭嘴,小士郎的近战方式我清楚得很,要问的不是那个!”爱尔奎特狠狠的跺了跺脚,在她对面那整装待发的卫宫士郎立马双脚一缩,在身子快要碰到地板之前准确无误地用一双小手撑着,堪称完美的五体投地。

“十分对不起!!!!”当然,头是向下的,就算是下跪,jing英也是无懈可击的,如果土下座也能考证书的话,卫宫士郎现在应该可以毕业了。

“....真的不想説吗?如果真的是那样姊姊也不会迫小士郎哪...”

“不,所以説,我没有説谎哪..”

“但是,莲是个听话的孩子嘛!她怎可能去制造那么奇葩的梦境?”眼看对面那基本上已毫无尊严可言的卫宫士郎,爱尔奎特也不好意思再发那么大的火气,态度渐渐的开始软化。不过看她还是嘟着小嘴,双手叉着腰就知她貌似还余恨未消的样子。

“就算爱尔奎特姊姊你这么説....”卫宫士郎轻轻的瞄了卷缩在墙角,刚刚成为自己使魔的小黑猫“事情的发展就是这样嘛...要不爱尔奎特姊姊你也问问莲好了。”

“喵~”眼看自己的前主人把目光投到过来,小黑猫轻轻的diǎn了diǎn头,无奈地叫了一声,昨晚那事牠也是始料未及啊。

作为一只梦魔,接收到主人的命令,让男xing发一场x梦,梦醒之后做梦的人不会有什么后遗症,造梦的它也能吸收到维持自己生存下去的能量,一举两得,一切再简单不过。但是,偏偏就让它遇上了卫宫士郎这种jing神力﹑意志力都异常地高的奇葩,居然在x梦中逃跑,这么有个xing的人别説莲没有看到过,放到世界上也是首屈一指的。就在此时,手足无措的小猫咪便突然间想到了之前在人类社会中听到的知识,一种名为强x的行径,于是小黑猫便实践听回来的知识,让自己cao控的幻象去强x卫宫士郎,好让x梦能继续进行下去。

结果,不但在梦境中被受害人揪了出来被强行攻破了幻术,还因着幻象的本体超越莲所能而使她本来就没多少的魔力以光速消耗,如果不是卫宫士郎捕捉到她正在消失的现象并立即跟她签订契约成为她的新一任契主提供魔力的话,现在莲恐怕已经到地下去和那个造她出来的老爷爷见面了。拜这所赐,现在莲也开始对制作梦境有心理yin影了,明明是她的本行的説。

“呜...既然莲都这么説了,我姑且就相信小士郎了...”虽然并没有真正的成为对方的契主,也没有和对方有太多的交流,但是爱尔奎特和莲之间却存在着一种説不清的互信,或者是女xing天生的第六感?看到莲肯定了卫宫士郎的説法之后爱尔奎特也只好把事情不了了之,始终,事情的作蛹者是她,误会了的人也是她,就算白se的公主再任xing,也不好意思再无理取闹下去了。

“我自身的信用...”

“小士郎的诚信早就破产了,是谁拍着心口説不会让我担心但转过头就被送了到医院留院来着?”看似回想起不愉快的事情,爱尔奎特的表情又开始冰冷起来了。

“不才在下向公主大人表示十二分的歉意,请公主大人务必要原谅在下!”违反着不知多少物理学家穷尽一生的jing力研究出来的定律,完全的超越了人体骨胳的极限,卫宫士郎刚刚站了起来不久又立即作了九十度的鞠躬,果然,这家伙的节cao已经和作者的节cao一样扔到北裂境去了,要等它回来,恐怕也非这一朝一夕的事了。

“嘛...这事就先放到一旁..话説小士郎不是来找我特训的吗?什么时候开始?”

“啊...好象有这回事来着呢...”抬起头来的卫宫士郎恍然大悟的拍了拍手,説真的,被爱尔奎特的威势所吓到,刚才他彻底的把特训的事情给忘了,直到现在爱尔奎特提醒才记起。

“...

.”剎那间,双方陷入了短暂的沉默,看到对方那渐渐冒起青筋的额角,卫宫士郎衷心的后悔为什么自己又没管好嘴巴.....

“咳﹑咳..总之要特训的话就得找紧时间了,特训的内容是什么,小士郎?”眼看那边那个在各种意义上一败涂地躲了到墙角猫儿旁边背对着自己划圈圈的卫宫士郎,爱尔奎特讪讪的轻咳两声,希望能挽回前者的意识。鉴于自己对卫宫士郎的训斥实在太少见,一时按捺不住的爱尔奎特不自觉的便上瘾了,回过神来时卫宫士郎已经蹲到墙角面壁去了。

“啊啊,今天的特训内容是实战呢。”在卫宫士郎心中,终究是提升自己的实力较自怨自艾远来得重要,一个翻身,红se的圣骸布已披了在身上,银发的英灵再次自信的站立于大地之上。

“实战吗?那么...姊姊就不手下留情了喔~?”对话的语气明明还是充满玩乐意味,毫无预兆,下一瞬间本来和卫宫士郎相距近百米的爱尔奎特已出现在前者的身后,看上去白花花的,本应不具任何威胁拳头此刻带着足以分金裂石的万钧之力击向卫宫士郎,一瞬间,四周的空气就如果被压缩一样,就算是格斗家中的jing英或者是一般的大魔术师,在这空间之中恐怕也喘不过气来。

“突然之间便攻击过来啊...最少也先説声开始..”口中轻叹一声,手底下却分秒必争,虽然没打算要让对方留力,但是也没有想过要在一刻间便退场。咏唱﹑术式工程,甚至连心理暗示也统统跳过,优胜于以往的根源﹑完善的投影魔术﹑越加深厚的作战经验以及和前世差天共地的魔术回路,对于现在的卫宫士郎来説投影,就等同呼吸一般平常,纵使因着身躯年龄所限被迫打了折扣,但不论是制造武器的速度还是质量,卫宫士郎都已经超越了前世的英灵卫宫。避重就轻,呼的一下,手中投影出来的木刀已经在空中划出一道弧线,架开了爱尔奎特看似必中的一击。

“先手必胜~大意的话就是小士郎的错了喔~”依旧的笑容满脸,眼神却越发狞厉。斩﹑踢﹑抓﹑刺,击,变招之快,样式之多,就算是dǐng尖的武术家也望尘莫及。所有的招式随心所yu,顺手招来,但是却行云流水,力量﹑速度无一不至诣极,与生俱来的**能力﹑魔眼与直觉,真版爱尔奎特的实力无用置疑,远超由莲制造出来的幻象。

话虽如此,与爱尔奎特对打的,也非一般的英灵。炼铁之雄,本身不具有特别出众的能力,天赋亦属平庸,以这样不利的条件却能在第五次圣杯战争中在有限的距离内独自杀死希腊的大英雄,通过十二道试炼而为人为道的海克力斯五次,除了固有结界之外,心眼就是个中的一大因素。而此世,卫宫士郎的心眼更胜以前,达到了a-级水平,无限接近于,也几乎可以媲美saber阿尔托利亚的直觉,在心眼之下,本来在旁人眼中连残影都看不到的攻击,其轨迹却没有那怕一条能逃过卫宫士郎的感知。力量虽不及,但速度却不相伯仲,卫宫士郎的战法就宛如佐佐木小次郎的暗杀剑一样,木刀绝不正面与对方拼力量,划孤,然后击其脆弱之处,拳势虽猛,一时之间竟也攻不入卫宫士郎的守备范围,转瞬之际两者已交锋数十次。

“话説回来,小士郎,再用木刀的话..会受伤喔?”试探的时间已过,白se的姬君微微的眯起双眼,透出的,是深红的光芒。连给对方惊讶的时间也没有,蓦地,手下的指甲暴长,呼吸间,被卫宫士郎刻意加强过,比世界所谓利器远来得坚硬的制成物被已经被撕裂。长裙一扬,余势未尽的爱尔奎特已一脚踢向失去武器的卫宫士郎,一时之间来不及再投影武器,堪比千斤铁锤的一击眼看便要击中那看上去纤细柔弱的身躯....

榆林整形美容医院手术
河池好的男科医院
莆田治疗输卵管堵塞医院
阳泉白斑疯医院
河池哪家医院治疗男科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