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生活

萌妻难驯 第七章 文艺小清新

发布时间:2019-09-25 17:00:06

萌妻难驯 第七章 文艺小清新

一股热流穿过xiǎo腹,陆雪漫低头一看,一抹嫣红在水中晕开,她顿时风中凌乱。

“怎么回事?”

她突然没了声音,权慕天警觉的折了回来。

“没什么,你别过来……”

算一算,到日子了,怎么把这事儿给忘了?

陆雪漫,你敢再二一diǎn儿吗?

她的声音透着惊慌,明显不对劲,到底怎么了?

浴室里一切正常,没有挣扎的痕迹,窗户紧闭,地上没有水迹。没有人摸进来的话,莫非她……

弓着身子站起来,她想拿纸巾将就一下,抬头望见两条大长腿,立刻缩了回去。

“别泡太久,xiǎo心晕堂子。”

锐利的目光扫过周围,并没有发现异常。

“我的行李在哪儿?能不能让林助理帮忙拿diǎn儿东西?我有急用……”扁扁嘴,她説的xiǎo心翼翼。

“他一个外人,进来不方便。”眉心收紧,他冷冷回答。

“不用他进浴室,从外面递进来就行。”

已经这么囧了,再被权慕天知道就糗大了。

“陆雪漫,你到底想干什么?”

越过他指挥林聪,她胆子不xiǎo!

“我……我家亲戚来查岗,你説我想干什么?”

xiǎo腹一抽一抽的疼,她又羞又恼,而权慕天的回答让她彻底无语。

“谁?除了我,还有别人进来过?”

看来,她手上的东西分量很足,不然他们不会来的这么快。那些人想从她那儿得到什么,敢在他的地盘搞事?

“我姨妈,大-姨-妈!”

天哪,什么乱七八糟的。他不知道女人每个月都会有那么几天吗?

“呆着别动,我去拿!”

他闻言语塞,即便如此,陆雪漫看到的仍旧是一张扑克脸。

权慕天折回去的时候,陆雪漫已经吹干了头发,坐在椅子上眼巴巴盯着门口。

“这么慢?”

接过东西,她低声嘟囔了一句。身下湿哒哒的,她要是能动,绝对不会坐着干等。

“第一次没经验。”

干咳了一声,权慕天一脸黑线。

他没替女人拿过这种东西,又不想让佣人帮忙,翻遍了行李才在一个粉色包包里找到了卫生棉。

“我开玩笑的……谢谢!”

説的这么认真,这人可真逗!

陆雪漫转身去换衣服,台面上的震动,屏幕上跳出一条短信

萌妻难驯  第七章 文艺小清新

“漫漫,等你有时间咱们见个面,把我寄存在你那儿的东西带上,是之前我托你保存的硬盘,还有三张瑞士银行的存单。这几天你xiǎo心diǎn儿,外面风声紧,有事就给我打,我二十四xiǎo时为你开机。”

硬盘,存单?

照周迈的説法,原始证据还在她手上。一个月前,她传给香港警方的是备份,极有可能只是其中一部分。

那么,他们串谋、想把她置于死地也就説的通了。

果断删掉信息,权慕天快步离去。

穿着xiǎo黄人的拖鞋,陆雪漫裹了一身桃红色的家居服,胸口印着粉嘟嘟的猪头,一瘸一拐挪出浴室。

腰疼、肚子痛,现在的她就像夹心饼干,趴着难受,躺着痛苦。

在浴缸里摔了一跤,后腰磕了一大块淤青,加上昨晚跟刘丹扭打留下的伤,已然伤痕累累。

陆雪漫,你能再背一diǎn儿吗?

看过硬盘的内容,权慕天把林聪叫进了书房。

“查一查这几个公司,我要知道他们的幕后老板、主要客户,还有资金运作的规律。打给唐查理,让他找个理由冻结这个账户。”

“是!”

这不是周迈和洛xiǎo姐合开的事务所吗?少爷怎么会对他们的生意感兴趣?

“把这个硬盘……”

“是!”

虽然不明白他要干什么,林聪还是一一照办。

“少爷,董事长刚才打来询问这边的情况,他似乎听到了些什么,説如果有必要,请您回本家住几天。”

“知道了。”

动静闹得这么大,外公一定听到了风言风语。

林聪走后,他拨通了权氏集团董事长权振霆的的。

“听説,你xiǎo子在别墅里藏了个警花?带回来让外公给你参谋参谋。”问的直截了当,他不喜欢绕弯子。

“不用了。这diǎn儿xiǎo事儿,我搞的定。”

“今天是最后期限,你xiǎo子再不结婚,我就亲自出马给你安排相亲。半年过去了,你到底行不行,找个媳妇有这么难吗?”

早知如此,八年前就不该把他从拉斯维加斯押回来,要不重外孙都会打酱油了。

“晚上我带人回去吃饭。”

“好,挂了。”

放下,老爷子不淡定了,“告诉那几块料,今晚必须回家吃饭。让厨房好好准备,今晚少爷回来吃饭。”

抱着被子睡的迷迷糊糊,陆雪漫翻了个身,腰居然不疼了,太神奇了!

什么味道,怎么有股药味儿?回头一看,权慕天的手伸进被子下面,他在干什么?

“喂,你干嘛呢!”

瞬间炸毛,陆雪漫迅速拉开与他的距离。

“我还没嫁给你呢!刚才你手放哪里?你爹妈没教过你,非礼勿动吗?”

“过来上药!”

她这才发觉背后凉凉的,很舒服的感觉。

权慕天挽着袖子,手里拿着药膏。她尴尬极了,“原来你刚才在……不好意思,我反应过度了。”

“以后要什么就告诉我,不舒服没必要忍着。”

扯过她的手,权慕天熟门熟路找到伤口,微凉的指尖把药膏摸匀。前一秒,她睡颜安详,红扑扑的脸色很是好看,可睁开眼睛就炸了毛。

“……我习惯了。”

“那就学着放松。”

从xiǎo到大,陆雪漫都在隐忍。忍受孤单、打骂和欺凌。她以为,一个人承受一切是她的宿命。

权慕天是第一个让她放松的人。

diǎndiǎn头,她鼻子发酸,低着头没有説话。

从民政局出来,想多看两眼结婚证,权慕天却不给她机会,“放在一起,统一管理。”

一想到从出门到现在没撞上一个,她立刻安分起来,对这个男人也多了几分欣赏,效率果然不是盖的。

跟着他走进一家造型工作室,一个浓妆艳抹的女人迎面走来,脸上推着公式化的笑容。

“权总,里面已经准备好了。请问,这位是……?”

“我太太陆雪漫……”

“你就是被金屋藏娇的警花?今天头版头条都是你,想不到真人比照片上还好看,还是权总有眼光。”

明艳的目光上下打量,她拉着陆雪漫边走边説。

“我是汤茱迪,你可以叫我汤姐,也可以直接叫我茱迪。跟我説説,你们是怎么认识的?”

这个女人嘴上抹了蜜吗?

她这么不见外,好像权慕天很熟。只是,她要把自己带去哪里?

陆雪漫回头张望,人呢,他去哪儿了?

仿佛看穿了她的不安,汤茱迪轻声説道,“放心好了,他不会丢下你不管的。当年,要不是权董事长不同意,你哪有机会嫁给他?他这个人哪儿都好,就是太拧。”

“我不是担心这个……就是……”

她什么意思?

当年,他要娶别的女人,家里人反对,所以他放弃了。万一,权董事长逼着他们离婚,他也会照做吗?

看着陆雪漫娇羞的样子,她忍不住打趣。

“刚结婚的时候都是这样的,巴不得时时刻刻黏在一起。可时间久了,都会腻的,就像左手牵右手,没有半diǎn儿感觉。喜新厌旧才是男人的本性,权总也不例外。”

“也许吧。”

这个女人到底想説什么?

云山雾绕打哑谜,真有意思!

他们不是情侣,结婚不是因为爱情。不管汤茱迪出于什么目的,她的话都无关痛痒,起不到任何作用。

她知道,权慕天拿走了硬盘和周迈的存单,那里面一定有他想要的东西。

而除了嫁给他,陆雪漫别无选择。

一xiǎo时后,她踩着十二分的高跟鞋,穿着docle的秋季新款长裙,慢吞吞走出来,拽了拽过低的领口,表情异常别扭。

“surprise!惊艳吧!”

权慕天正在打处理事情,目光停了三秒钟,旋即挂断了。

可体的裁剪勾勒出她柔美的线条,前胸圆润饱满,呼之欲出。深v走低的领口惹人遐思。橘色的衣裙在灯下泛起金属的色泽,微卷的长发彰显出十足的女人味。

权总是出了名的挑剔,今天居然説不出话来,看来她的辛苦没白费。

“我爱死她的皮肤了,特别好上妆。”

汤茱迪准备再説些什么,他已经被陆雪漫拽进了角落,“哟哟哟,甜的腻死人哦!”

“你能帮个忙吗?”

遮住胸口,她皱着眉头,五官拧到了一起。

“怎么了?”

“衣服太紧了,我快被勒死了。你能不能跟她説一下,给我搞个裸妆就好。搞什么卷发,我才岁,可她分分钟把我变成33。还有这个领子,干脆开到肚脐好伐?”

陆雪漫拔下高跟鞋,在他面前晃了晃,金属后跟在灯光下变得狰狞。

jimchoo的鞋子被她拎在手里毫无美感,像极了凶器。

“下次要我穿这种鞋之前,麻烦你亲自试一试。”

“你想怎样?”

不可否认,这身衣服的确让她增色不少,但复杂的做工和金属质感不符合她的年龄,还有……性格。

“文艺xiǎo清新。”

她抽身就走,却被权慕天拽了回去。

低头一看,她左手无名指多了一枚亮闪闪的钻戒,硕大的戒面几乎盖住了手指。

他刚才出去是为了买戒指?

要不要这么奢?这么大的戒指説买就买,土豪的生活她真的不懂。

“不打算给我戴上吗?”

眉梢微蹙,权慕天从她脸上看不到惊喜,而是几分担忧。

盒子里还有一枚白金指环,陆雪漫盯着看了好久,最终退下了手上的钻戒……

盐城治疗包皮过长方法
盐城治疗包皮过长费用
盐城治疗包皮过长医院
盐城治疗睾丸炎方法
盐城治疗睾丸炎费用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