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生活

苍澜纪 第三十八章 生死之间黑白现

发布时间:2019-09-25 21:37:04

苍澜纪 第三十八章 生死之间黑白现

合欢门的光幕挡住了滂沱的大雨,此时的合欢门传送阵区域里尘土飞扬……

看到轩辕重明老老实实挨了自己的一掌,乐兴笑了,笑得是那么猖狂,那么嚣张,仿佛一名绝世枭雄机关算尽终于得到了天下一般。

一时间,整片空间内尽是回荡着乐兴那令人听了心中发寒的狂笑声,就连屏障外的那些其他门派的家伙听了都心里发毛。

血灵裳被轩辕重明抛出后重重的摔在了地上,可也因此幸运的躲过了乐兴的强力一掌。

血灵裳机械的撑起身子望向那片尘土飞扬的地方,蓦然间发现自己的心口一阵绞痛,就好像失去了什么重要的东西。

一时间往昔的一幕幕不断浮现在自己的眼前……

……

“这位……小姐……可以从我身上下来了吗……”

“还好你够轻的,不然我的老腰就得摔断了……”

“咳咳……那个……这位采蘑菇的妹子,我叫轩辕重明,来自东边的苍澜山,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吗?”

“没想到我们是一类人啊……”

“女侠……哦不,女皇大人啊,你至少给我留一块钱,一块钱就好啊,身上没钱就会没安全感啊……”

……

混蛋,没有本事就不要逞英雄啊,混蛋!

望着弥散的尘土,血灵裳紧咬牙关,眼泪不争气的掉了下来。

这些事情都是因自己而起,本来他明明可以安然置身事外啊,完全不顾自己一个人安然去西煌啊,凭什么要为我这么拼命!白痴,这个白痴!

你这个混蛋,不要死啊,你的钱都还在我这里呢,你死了这些钱就不是你的了!

混蛋啊,不要死……

突然间,血灵裳明白了轩辕重明为什么会这么强烈的要求自己去修炼!因为力量啊,只有力量才能粉碎那些想要夺走你最要的东西的家伙!唯有力量才能保护自己重要的人!

力量啊……

血灵裳默默的揣紧了拳头。

这就是修行界的铁律……

胜者得到一切,败者一无所有……

如果说之前的血灵裳是因为对于修行的好奇而修炼的话,那么现在,她是因为想要变强而想要修炼。

或许是冥冥之中自有天意,现在的血灵裳已经渐渐的有了轩辕重明前世那个血魔女的影子。

如果能走过这一关,那么她的前路将一片平坦,一如她前世般慢慢走上力量的巅峰……

……

苍澜山上,莫默百般无聊的捏着一抹灯心草抽着一片灯心草。

自从轩辕重明和萧无夜下山历练去了,山上就只有她和王大锤两个小辈了,而王大锤完全是个闷骚性的家伙,整天想着怎么在自己锻造的东西上刻上“滑稽”,所以莫默一直觉得二师兄是最没意思的。

虽然大师兄会为了保持大师兄应有的风范,时而会假装严肃,但是因为大师兄那张俊脸,大家都喜欢去调戏他,所以大师兄都比二师兄有意思

苍澜纪  第三十八章 生死之间黑白现

“怎么了,在想什么?”一声温和的问候声在莫默身后响起,那轻柔的嗓音仿佛四月的暖风,让八月的燥热都缓和了不少。

自轩辕重明下山以来,时间已经过去了不少,转眼便已经进入了八月……

“爸爸,”莫默惊喜的转过头,望向来者。

来者正是李浩然。

“你这个臭丫头,整天就知道玩,都不见哪天正经修炼过,”李浩然看着抽草的李莫默,笑骂到。

“修炼有什么意思,整天跟木头一样不是冥想就是冥想!”莫默听了,嘟囔着不满的说到,俨然像一只斗气的小孔雀。

“你啊!”李浩然无奈的笑笑,点了点莫默的额头。

“等你哪天到了玄境,我就带你下山历练。”

听到这,莫默的眼中顿时亮了,兴奋的问到:“真的?”

李浩然微微一笑,点了点头。

“太好了!”李莫默顿时兴奋的跳了起来。

看着活蹦乱跳的女儿,李浩然心里也是一阵苦笑,这丫头,不给她一点好处就不会去修炼,自己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突然,莫默停了下来,想了想说到:“话说小明哥哥怎么还没有到西煌啊,大师兄老早钱就到东郡城了……”

“可能他玩性大发,结果在断罪山脉迷路了吧……”李浩然想了想,也是有些不确定的回答道。

“话说今年的曼殊沙华开了唉……”

“哦,今年在八月份才开花吗,和今年来自苍澜海的季雨一个时间吗……”

“啊嘞,今年的季雨下在哪了?”

“应该是在洪阳城……”

……

断罪山脉的东面有一座普通的小镇,叫山镇。这里背靠断罪山脉,直面天罚防线,是天罚防线沿线最不起眼的一个撤退点,一直以来都没有什么外来人口一般的将士们都不会来这个偏僻的地方,毕竟在北方——比洪阳城还北的北方有一座比洪阳城高端无数倍的大都市。

而今天,小镇迎来了一个对于小镇来说百年不见的家伙——客人……

“掌柜,来一壶好茶。”

小镇唯一的酒肆内,一名身披白布斗篷的男子走了进来。

男子的斗篷已经很破旧了,似乎因为长年风沙吹拂,变得有些粗糙磨损,但依旧盖不住它曾经光鲜亮丽的大气。

掌柜也是见过世面的人,知道这些修士老爷各个喜欢闭关,甚至闭关后衣服都朽坏了的都大有人在。看样子这位爷应该也是在某个沙子很多的地方闭关回来的。

沙子很多?东域只有西煌一处罢了,若是这位爷在西煌闭关出来,为什么不去西煌,而来这千万里之外的小地方呢……

不过这些都不是他一个凡人改关心的,因此他也只是热情的上了一壶凉茶。

“客官哪里来的?”

“西漠……”

西漠?掌柜顿时愣住了,那是哪里?

没办法,毕竟东域太大,能走出东域的少之又少,不知东域外的世界也很正常。

这名男子微微押了一口茶,发现只是一些高档的民间茶水,不过他也没多在意,就当是解渴了——虽然到了他这种境界一般是不会口渴的。

男子微微低头小思片刻,问到:“对了掌柜的,这几年来断罪山脉里有什么大事发生吗?”

掌柜也是和气的笑了笑,回答到:“我们这个偏远地方能有什么大事啊,这几年一直很平静,不过最近到有两件大事……”

男子心中微疑,抬起了头,这时掌柜看清了男子的面容。

掌柜顿时被男子的所吓到了。

那是一张异样年轻静美的脸,仿佛大自然的鬼斧神工一般惹人赞叹,但帅哥对于修行界来说可以说是有很多,就连这位掌柜都见识过不少帅哥,甚至比眼前这位爷更帅的都大有人在。

掌柜之所以会被其吓到,是因为他有着一双血红色的眸子,这双眸子仿佛如鲜血浇筑一般猩红,看了一眼就仿佛陷入修罗血场间,让人自灵魂发出恐惧……

“可以告诉我有什么大事吗?”男子似是知道自己的眼睛吓到对方了,温和的扶下斗篷的帽檐遮住眼睛问到。

掌柜微愣片刻连忙说到:“当然可以,第一件事就是断罪山脉里居然藏着一头超级危险种,听说是一条巨大的蟒蛇!而有意思的是,从来没有人听说过这个大家伙害过什么人,要不是这次合欢门意外激怒了它,谁都不知道断罪山脉里有这么一个无敌的家伙存在……”

听到这,男子嘴角勾起了一抹不可察觉的微笑,仅用自己听得见的声音说到:“这几年小红修炼的蛮拼的吗……”

掌柜继续说到:“还有就是洪阳湖上多了一个神秘的垂钓人,据说他一出手便引来无尽的天火,直接毁了一个宗门的舰队!”

听到这,男子顿时一愣,心里奇怪的想到,他怎么会在这?

……

洪阳城中,大雨依旧滂沱……

无数人围在一片光幕外,等着光幕散去绞杀其中之人。

而光幕中的人似乎笑得十分寒碜。

“哦,还有一个漏之鱼?”乐兴突然间停止大笑,目光微移,看到了倒在地上的血灵裳。

出乎意料的是,乐兴竟然平静了下来,不似之前的疯狂,众人一时间也是不知道他在想些什么。

“你就是吾儿看上的的那个女孩吧,”乐兴问到,平静的就像古井内的死水。

血灵裳没有说好,只是用自己那双血红色的死死地盯着乐兴。

就是这个死光头,才让重明现在生死不知。

乐兴也没指望血灵裳会回答他,突然间嘴角间弹出了一抹自嘲般的惨笑。

“没想到我合欢门以双修立门,最后成也女人,败也女人啊,呵呵!”

说到这,乐兴的面目突然间又一次狰狞了起来,一如之前狂笑时的模样。

“报应啊,都是报应啊!”

乐兴一脸狞笑的看着血灵裳,说到。

“既然是因为你害死了吾儿,那么……就由你下去为他陪葬吧!”

言罢便要抬手出掌!

见到这一幕,血灵裳默默的闭上了眼……

“你敢动她一下试试!”

突然间,雷鸣般的暴呵自烟尘中响起。

只见一道黑白色的剑气自尘埃中爆出,斩向乐兴!

乐兴随便抬起一只手去挡。

可是他大意了,这一剑绝对不是他这么轻易挡的下来的!

只听一声惨叫,乐兴便倒飞了出去,砸在了光幕上!

而他的左臂出现了一道触目惊心的巨大伤口!

“谁!”

乐兴咬牙切齿的吼道!

只见飞尘被那道剑气驱散便缓缓露出了一道少年的身影。

血灵裳眼中重新亮了起来,刚想开口说什么,但她的话却卡在了喉咙里……

那道身影是轩辕重明没错,但那具身躯却近乎是破碎的,上面布满了大大小小各式各样的裂缝,似乎是在一股神秘的力量下拼凑起来的。

他的眼睛变了,左眼是完全是永夜般的纯黑色,不见眼白,右眼确是完全的白色,尸骨般的苍白色,完全不见黑瞳……

最重要的是,他身上的气息,明明是轩辕重明,却又让人感到一股朦朦胧胧的疏离感,仿佛不应该存在于这个世界一般……

这个“轩辕重明”望着远处的乐兴,嘴角勾起了一抹嫌恶的色彩,冷冷的开口到:

“既然你想玩,那孤便陪你玩玩!”

随州白癜风好的医院
随州白癜风医院
随州白癜风医院哪家好
随州白癜风医院有哪些
随州白癜风治疗费用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